9月股票资讯,10月股票资讯

邪武:独角兽星圣斗士的故事

我是雅典娜的圣斗士,我叫邪武。我的守护星座是独角兽。有人说;永远都是配角,每次雅典娜女神有危难的时候都是天马星座保护着她。他才是主角,而我可有可无。也许是吧!我

read more

推荐
文章

圣斗士同人)圣斗士之凤凰圣

邪武:独角兽星圣斗士的故事

为什么圣斗士的H同人几乎没

圣斗士星矢 冥王哈迪斯极乐

圣斗士星矢 勇敢的战士》预

圣衣神线弹——独角飞奔

雅典娜和邪武图片迄今为止对

圣斗士里的雅典娜!

圣斗士同人)圣斗士之凤凰圣陨

圣斗士同人)圣斗士之凤凰圣陨

2018-01-10 02:45

  瞬与雅典娜虽然焦急却只能耐着性子,直到美人鱼带着邪武又是在贵鬼的引导下来到神殿。看着昏迷中遍体被霜冻与烈火摧残的邪武,雅典娜惊叫的扑了上去,一改往日优雅的风范,叫道:“邪武,邪武,你怎么了?”

  也许是听到女神的呼唤,本来奄奄一息的邪武神乎其神的又醒了过来,微微睁开双眼,虚弱的声音唤出自己在内心日夜呼唤的名字:“沙织小姐……”

  看到邪武醒了,本来已经扑上前去的雅典娜立即收住了步子,好像感觉出自己有所失态一样,语气又变得冷冰冰,对贵鬼说道:“贵鬼你把邪武带去休息一下吧,看他样子没有大碍。”

  贵鬼扶着邪武退下了,应该是把他带到星矢休养的房间,不知道邪武看着这个眼中钉,会不会伤势恶化。

  看着他们两个退下了,美人鱼幽幽的说:“那个家伙躺在我胸前一天了都没有什么反应,一听到这个女人的说话就醒了,真是郁闷……”

  雅典娜横眉看了看美人鱼,把她看的吐了吐舌头退到苏兰特身后。然后问道:“怎么只有邪武一个人回来,市呢?”

  “哦,他已经死了。”美人鱼轻描淡写的说道,有了苏兰特撑腰,什么女神,教皇,她统统都不怕了。

  “什么?!”虽然是狄蒂斯的一句话,但对于瞬和雅典娜来说不啻是一个晴天霹雳!瞬焦急的问道:“他死了?他是怎么死的?一个青铜圣斗士难道随随便便就死了吗?”是的,这对他来说确实也是难以理解,因为曾经他跟星矢,冰河,紫龙,一辉无人血洗圣域,北欧,海界,冥界是零伤亡的代价,而现在一个跟他同等级的青铜圣斗士竟然轻易死去,这也由不得他不惊讶。而雅典娜更是满脸通红,也许是惊讶但或许是愤怒,不是因为自己的圣斗士被人摧残,而是自己的圣斗士不争气,在海斗士面前丢了脸。

  对于瞬的反应美人鱼感到很惊讶,不就是一个低水平的圣斗士吗?还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于是说道:“这有什么好吃惊的,苏兰特这样的男人都不敌她们,何况你派出去的那两个实力微弱的青铜圣斗士。”

  她一句话说的瞬哑口无言,脸色有点微红的看着冷眼一旁的雅典娜。雅典娜说道:“市的死也是的实力不济的缘故,现在最紧要的任务是联合起来共抗外侮,敌人这么强大,是再也不容许我们懈怠的了!”

  而狄蒂斯却摆了摆手,说道:“我跟你们的理念不同,你们做你们的战士,我要走了。”

  “呵,打打杀杀的事情不要烦我。”头也不会,金发飘逸的一甩,留给人一个窈窕远去的背影。

  瞬还想说什么却被雅典娜打断:“不要管她了,手头的事还忙不过来呢。你说现在应该怎么办?”

  “市都被轻易杀死,就算戒备又有什么用,像这样的话圣域会彻底覆灭的。冰河和紫龙还没有到吗?你哥哥也没有消息吗?”

  “冰河跟紫龙已经接到我送去的通知,现在应该已经在路上了。而我哥哥还是没有一丝的消息,等我再继续派人寻找。”

  “不用了,这些危急时候都不知道自己职责的人,我们还是赶快商议一下怎么样防备吧,敌人跟随狄蒂斯应该很快就到了。”

  “是。”瞬恭敬的答道,于是这三个人开始了一次紧急的商酌,女神,圣斗士与海斗士为了共御外侮进行密谈,这还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但是形势却由不得他们商酌了,因为邪恶势力的第一波攻击已经到了!也就是不久之前结果了市击败了邪武的那群人,他们跟随美人鱼的气息,已经追到圣域,来到了白羊宫!

  而贵鬼此时刚刚安顿下邪武还没有来得及回双子宫更不用说是白羊宫了。于是这群人堂而皇之的就穿越了圣域的第一宫,曾经是一个叫做穆的勇敢正义黄金圣斗士镇守的星宫,甚至比当年冥界前章中撒加,修罗,卡妙三人的经过还要轻松许多。他们不无得意之情,为首的达拉诺思欣喜的说道:“我以为圣域现在只剩些实力孱弱的人,没想到连人员也匮乏的很,堂堂第一宫,对圣域来说地位重大,竟然没有人防守,这看似也太容易了吧。”

  人群中有低阶的斗士恭维的说道:“也许镇守白羊宫的正是那天被你打死的圣斗士,这全赖你强打的实力啊。”

  “呵呵,要是那样的话就更好了,这说明地球上已经没有什么力量了,诸神已经被封印,而雅典娜失去了神圣衣,就只不过成了一共供人玩耍的女人。而这个曾经最具震慑力的圣域,作为人类精神依托的地方已经如此的脆弱不堪,那么胜利只是些许的时间问题。葛尔,狄布,我们就等着进阶紫衣吧,哈哈。”

  葛尔,狄布看着这个狂热的人只好附和说道:“全赖你的英明果断,也许你不但会成为紫衣斗士,会成为沁娅公主的心腹呢!”

  说着一些闲言碎语,他们就来到了金牛宫,曾经号称黄金圣斗士中最刚猛的男人,亚而迪巴朗的星宫。但是那头靠力量硬碰硬的黄金野牛已然不在,代替他的只不过是一个青铜圣斗士大熊星座徼。

  他正在宫外严阵以待,刚才他已经见过身受重伤的邪武被人扶着经过金牛宫,也从他人口中得知了市死去的消息。丧失最可靠伙伴的痛楚让他愤怒异常,但是从敌人的小宇宙中,他又感到了莫名的强大,使他不敢有丝毫懈怠。

  同是以力量制胜的大熊星座徼,会不会像以前的亚而迪巴朗一样,视死如归的守卫着这座前辈传下来的金牛宫?

  但是很可惜,徼的实力终究比不上黄金野牛亚而迪巴朗,他的实力甚至还不如邪武。速度也不敏捷,而绝招吊挂大熊也只不过会对同等级的战士有用,更何况那是近身攻击。所以还不等他欺身上前触碰到敌人,他就被二阶红衣斗士葛尔的绝招:“红色流光聚焦”干掉了。

  葛尔不同于达拉诺思,他不是一个爱炫耀的男人,所以他的绝招跟他的性格一样直截了当,置人于死地。一道红色的光束跟其他红衣斗士一样是惯用的火攻,激射穿透了徼的身体,大熊星座,也许成了烧烤的黑熊。虽然如是,也只能说明他是个实力不强的圣斗士,但是没有任何人可以说他不是圣斗士。因为临死都没有哼一声的气概是应该令所有人都致敬的,虽然葛尔他们会说那是因为在他激光的攻击下,是连呻吟都发不出就会挂掉的。

  接下来是双子星宫,对于这个星宫,即使是这群狂热的,亡命的斗士心头也不免的产生丝丝惧意。从斯诺大陆而来的他们很清楚镇守这个星宫圣斗士的威力,他们兄弟两人无不是力量与攻击完美划一的战士,神遇杀神,佛遇弑佛,就算是不死之身也会被送入异次元空间。更不用说他们两个联手所新创绝技,作为敌人遇到他们当中的单独一个就已经是宣告死亡了,更不用说是遇到他们两个。也许跟他们两个人战斗是紫衣斗士的事情吧,但或许是紫衣斗士遇到他们也会深感头疼的。

  但是他们又心底清楚,那两个叫做撒加与加隆的黄金圣斗士不在这个星宫,他们还在斯诺大陆的斯堪萨圣城,所以心底的害怕是跟本没有必要的,因为他们已经无可能再穿越异次元空间回到这里。也许现在守护这里只是一个脆弱不堪的圣斗士,解决他只是一拳或许至多再加一脚的问题。就是怀着这样的鬼胎,他们又穿越了一个无人守候的星宫,因为贵鬼还没有赶回来,正在路上。

  接着是巨蟹宫了,曾经是地狱入口,最邪恶的黄金圣斗士迪斯马斯克的居所。墙壁上,地板上的人脸已经不在,但是还是让人感觉到死亡的气息,黄泉比良坂死人的引路者,虽然已经被不复存在,但是留下的恐怕窒息的味道却至今没有散去。也许只有水蛇,同为阴柔的动物所能适应,所以安排了市镇守这里,但是市已经死了,不知道他的魂魄是否会回到巨蟹宫这个亡灵聚集的场所。

  于是一干人穿越了第三个空无一个的星宫,这帮人也许被轻易取来的胜利冲昏头脑,互相调侃着圣域薄弱的战力。达拉诺思说道:“哈哈,作为红衣斗士身经百战,但是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轻松的事情,也许圣域马上就会在我们的攻击下崩溃,到时候也许沁娅公主会把雅典娜赏赐给你狄布的哦。哈哈……”圣域洁净的空气中,充满了他猥亵的笑声。

  “呵呵,那倒也好。听说雅典娜也是个美人胚子,有她做老婆自然是好的不得了。而你呢?达拉诺思,是不是想被沁娅公主召为夫君啊,呵呵。”狄布说道。

  “嘿嘿……”达拉诺思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是不敢说出口,因为沁娅公主可不是个好惹的人物。

  又是轻薄猥亵的调侃,他们来到了狮子宫。这是黄金狮子艾欧利亚曾经镇守的星宫,但是那头磨光了牙齿的矫健勇猛狮子已然不在,代替他的会是实力平平的青铜圣斗士,还是空气?

  就是怀着这样的疑问,他们见到一个健硕的身影,一头狮子站在面前,是的所有人都吃了一惊!黄金圣斗士狮子星座的艾欧利亚回来了?不禁后退了几步,头上渗出了冷汗,摆好架势严阵以待。

  但是当他们镇定下来看清楚之后不禁松了口气,因为这只狮子不是黄金狮子,而是刚刚学会走路的幼狮,幼狮星座的蛮。他们看清楚在松了口气的同时不禁又气恼起来,害的自己刚才吓了一跳,非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所谓的青铜圣斗士。于是号称红衣斗士中最为奸猾,计谋最深也同时是最帅的狄布登场了。

  他一身红色铠甲闪着血一般的光彩,金色的纹理在胸前绘出一只形似饿狼的野兽,嫣红色的斗篷,猎猎声响,那是他激昂小宇宙所逼发出来的气流。突然手指的指甲伸长变成血色,犹如饿狼扑食一般冲到了蛮的面前,虽然同为近身攻击,但是很明显,蛮的“狮纲拳”无论在爆发力上,速度上,力量上都远远不是狄布的对手。

  狄布依靠指甲,就像是只发了狂的饿狼,撕扯着蛮的身体,他的指甲不但锋利而且炽热,蛮的伤口出了血又蒸发掉。不但此时痛苦异常,就连倒下后的尸体斗士恐怖异常。被狼撕扯过的尸首,体无完肤。

  看着蛮倒下了,狄布才收住凌厉的攻势,轻松的站会队伍中。达拉诺思看着这个嗜血而狂的男子,有丝莫名的恐惧之情。说道:“呵呵,狄布,你的‘红色饿狼狂肆’又有不少进步,这么恐怖的招式连我都觉得恐惧却让那个倒霉的圣斗士尝了。”

  接下来是处女宫了,本来这个星宫是最为可怕的星宫,那里有着最为可怕的黄金圣斗士镇守。不过他也已经不复存在,也许满足于做斯堪萨圣城的小城主,停留在斯诺大陆不愿前进了,已经忘记自己的使命了。这个号称最接近神的男人,却终究还是比不过神的。

  本来他们以为这也将是一座无人把守的星宫了,就大摇大摆的走了前来。却没有发现在宫殿黑暗影子中站着一个绰约的身影,正在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圣域已经有五座星宫沦陷,这在瞬的心眼下一览无余。照这样下去,敌人也许不用一天的时间就会达到雅典娜神殿!而此时紫龙和冰河都还没有回来,只有先靠现有圣斗士的全力支持了。瞬命令贵鬼火速回去支援,而现在只有寄希望于处女星宫的圣斗士了,也许圣域里只有这个人的实力最为不凡……

  隐藏在处女星宫黑暗里的圣斗士是一个冷静的人,她透过冰冷的面罩静静的看着这帮人缓缓通过,走在最前面的是三个红衣斗士,其后是六个穿着蓝衣的,然后是十多个穿着青衣与黑衣的战士。从他们的气势来看,显然是红色实力最为强大,其次是蓝色,青色,最薄弱的应该是后面的黑色。

  眼看他们就要穿过圣域中最为洁净的处女星宫,这个圣斗士出手了,急光电雨一般的招式,流星一样击落在走在后面的敌人身上,霎时间被击中几个黑衣斗士身体飞了起来,在空中支离破碎,几个青衣斗士也被打倒在地,想要挣扎起来却最终还是无能为力的死去。

  这一击死伤十多人,使得那群毫无戒备以为马上要穿越处女宫的人惊讶无比,齐齐的回头,看到身后站着的这个白银圣斗士。这是他们在圣域所遭受的第一次攻击,却没有想到这第一次就带来了如此的重创。

  站在处女星宫中央的这个人正是天鹰座魔铃,刚才的一击正是她最为得意的天鹰流星拳,在快若流星的拳下死亡,也许是感觉不到任何痛楚的。

  “我一直就在这个处女星宫,自从上次圣战结束,我就被安排镇守这里,从来没有踏出一步”魔铃淡淡的说道。

  “啊?那我们怎么没有感觉到你的小宇宙存在,竟然让你偷袭成功!”达拉诺思更为惊讶的说道。

  “空心术,我使用了空心术隐藏了自己内心,即使是心眼都捕捉不到,何况是凭你们的感觉。”魔铃说道。

  “哦,天鹰座的魔铃会空心术,这点我失算了。”达拉诺思沉吟了一下的说道,即而又两眼盯着魔铃轻薄的说道:“呵呵,雅典娜安排像你这样身材美妙的女人来守这座被称为处女的星宫,是不是别有用意,是不是怕你成为她争夺男人的对手?”

  即使再为冷静沉稳,魔铃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愤怒之情,一字一顿的说道:“你们不只是用肮脏的双脚污染了十二宫的台阶,而且还在用卑鄙的话语侮辱了女神。这群不可饶恕的恶鬼,就让我引领你们堕入万劫不复的地狱吧!”

  “哼,用空心术欺瞒我们,用流星拳偷袭并杀死我们诸多战友,天鹰座的魔铃绝对是一个恐怖的角色,但是对我们红衣斗士来说是没有用的。”达拉诺思阴沉的说道:“葛尔,这个女人就交给你了。”

  葛尔立即站了出来,在这群人当中只有他最为冷酷无情,果断决然的他就算对手是女孩子也绝对不会容情。他不等得魔铃准备,就使出了自己最为得意的绝招“红色流光聚焦”。这是一个残忍的招式,将自身的小宇宙凝聚到一线,其速度也就达到了至高。甚至超越了光速,比魔铃的流星拳还要迅猛,朝根本来不及防范的她冲去。

  魔铃的整个身体被甩到了空中,重重的摔在地上。葛尔得意的看着自己的拳头,说道:“中了你的流星拳会没有痛苦的死去,而中了我的红色流光聚焦是不会有一丝感觉的。”他说完话刚要退回队伍,却惊讶的发现躺在地上的魔铃竟然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

  “什么?”他感到不可思议,这是第一次有人中了他的必杀绝招,还没有死去的人。但他马上又恢复了冷静。脸上露出了更多的杀气,说道:“不愧是白银圣斗士,比那些不成器的青铜强多了。”

  魔铃拭了拭嘴角的一丝血迹,慢慢说道:“实力也不过如此,告诉你们,你们的实力比起青铜圣斗士还差得远!”

  “什么?被打成这样站都站不吻的人还这般嘴硬,那就再接受我一击,让你这个白银圣斗士的死来见证我的实力吧!”葛尔愤怒的说道,小宇宙翻腾的更加剧烈,烈火一般缠绕了全身,又凝聚在右拳上准备一击。

  “去死吧!”葛尔叫道,再次发出了自己的绝招:“红色流光聚焦”。这一次的激光要比上一次的更为剧烈迅猛,刹时冲到魔铃的身体上,魔铃再次被抛向天空,眼见是不能活命了。

  达拉诺思跟狄布假意的叹息道:“这么一个美妙的人儿竟然被你摧残了,呵呵,葛尔的确是个力量强大的人啊……”他们看着魔铃的身体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但是话没有说完就惊愕的看到化完弧线的天空中出现了一只振翅鸣叫的天鹰!

  空中的魔铃以不可想象的速度,垂直下降,看着仰天目瞪口呆的葛尔使出了自己的必杀技:“神鹰爪”!电光火石,犹如雄鹰扑击脱兔。葛尔的头盔在魔铃的的鹰爪下被捏的粉碎,同时还有他的头颅。他至死也不明白,原本应该死去的魔铃为何还能从天而降,取掉自己性命,两只眼睛流出了鲜血还兀自圆睁。

  看着葛尔思想如此恐怖,即使是这群恶贯满盈的人都不由自主的退了两步。魔铃从容的擦干净手上沾满的血迹,说道:“本来他是可以在流星拳下没有痛苦的死去的,但是我临时改变了主意,对于你们这样的人,却只能在神鹰爪的惨痛下赎脱自己!”

  达拉诺思他们现在才知道,魔铃是装作受了葛尔的第二次攻击,自己将身体抛上空中,然后靠麻痹对手,而使用疾电神鹰爪取掉了葛尔的性命!这个身材亮丽的女人,不但实力非凡而且还是冷静沉稳,机谋深重,是一个应该认真对待的棘手敌人。

  达拉诺思对手下的人说道:“葛尔的下场你们也看见了,白银圣斗士的力量不可低估,尤其是面对这样擅长智战的女人,所以说全力以赴吧。”

  所有的人都郑重的点头称是,一起紧张的看着这个天鹰座圣斗士,很显然他们是想用合围的方法来进行群攻。多人围歼一个人,而且还是女人,对于这些天生有着恶念的人来说应该根本不觉得无耻吧。

  魔铃认真的看着对手,很显然她知道他们的企图。她在思考该如何将他们全部消减,但是对于一个刚刚受过重伤的人来说,确实是一个难题,尤其敌人中也有能与自己势均力敌甚至超越自己的好手。

  先发制人,魔铃再次使出了天鹰流星拳,漫天的流星飞闪,倘若被击中肯定是必死无疑。但是这次敌人们有所防备,剩下的两个红衣斗士站在最前面,用力量分化着激射过来的流星威力。青色,蓝色斗士站在后面接受着已经被分化变的微弱的力量冲击,而黑衣斗士站在最后,流星拳到达他们那里的时候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威力了。

  这样流星拳已对他们没有什么威胁,只能再次使出神鹰爪了。魔铃的身体腾空而起,天空中再次幻化出雄鹰的身姿,敏锐的双眼,尖利的鹰啄。趁势扑了下去,不知道哪个倒霉的人会惨死在她爪下。

  但是两个红衣斗士已经见识过这一招的威力,所以早就多加提防,早在她腾空而起的时候就有所准备。等到她的鹰爪铺天盖地袭击下来的时候,达拉诺思使出了自己的绝招:“红色火山熔岩”。集聚了所有火山的岩浆,威力势不可挡,满天的熔岩飞射,交织成最为壮观的火雨,纷纷而至,朝着魔铃扑去。

  本来的魔铃或许是应该能避过他的攻击,在火雨中敏捷穿梭给予达拉诺思致命一击的。但是因为刚才受了葛尔的红色流光聚焦,身体上的疼痛使得她速度也慢了一拍。硬生生的接受了几记火山熔岩的冲击,不得不放弃了攻击,身子朝后翻越,想要避开这一波火雨。但是第二个红衣斗士的攻击又来了,同样是阴沉深鸷的狄布瞅准魔铃受伤的契机,飞速冲上前去,妄图用“红色饿狼狂肆”撕扯碎这个可人的女子。

  魔铃想要躲避已然不及,因为来者的速度,敏捷都要超越于她。环绕着她的身体,尖利的爪牙疯狂的撕扯着,就连防御都很困难,只能依靠白银圣衣来防范自己。渐渐的魔铃感觉体力不支,只看到眼花缭乱的血红指甲在自己身上狂舞。终于倒了地上,只有微弱的呼吸。

  看到对手到了下来,狄布停下了自己暴风骤雨般的攻势。看着躺在自己脚下,胸口微微起伏的女子。她身上的衣衫已经被撕扯殆尽,甚至连圣衣都有破碎的迹象。露出洁白滑腻的肌肤,在眼下灼然生辉。狄布那男人本能的欲望之火陡然上升,脸上又露出淫邪的笑容,他抓住魔铃的红色头发将她拉扯起来,咂着嘴说道:“好一个美人儿,听说你们女性圣斗士一旦被人看到容貌,只有两个选择,要莫是杀对方,要莫爱上对方。哈哈……我的美人儿,你现在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是不是真能接受我的爱了?”说完就要动手揭开魔铃长久以来一直带着的面罩。

  “等等,狄布。”达拉诺思说道,狄布诧异的回头,脸上有不悦的神色,好像在暗骂他坏自己好事,达拉诺思看着他说道:“我感觉到沁娅公主跟紫衣斗士的小宇宙正向这里迫近,也许她已经得知我们擅自进攻圣域的消息了,若等他们来了,我们还没有取到雅典娜的首级,那我们可能性命不保。所以赶快前进吧,不要再在这个处女宫逗留了。”

  狄布想了想也是,于是放下了扯住的魔铃,但是还是心有不甘,达拉诺思看穿了他的心思说道:“女人有的是,等击败整个圣域连雅典娜都是你的了,还再管这些事情干什么。”狄布听了这句话心里开始释然,然后对达拉诺思说:“那把这个女的解决掉吧。”

  “解决掉?”达拉诺思阴笑的说道:“伤害了我们这么多同伴,怎么能让她那么痛快的死去,虽然说受了我的火山熔岩,你的饿狼狂肆但这还不是尽头。”

  一群人诧异的望着达拉诺思,不知道这个阴险的人又想出了什么折磨人的方式。达拉诺思指着仅剩的六个黑衣斗士说道:“作为低阶的黑衣斗士,你们也许一辈子都没有机会触碰女人,今天这个女圣斗士就交给你们了。快一点,完事之后尽快到后面的宫殿与我们会合。”

  众人不得不佩服达拉诺思的毒辣,而这六个黑衣斗士更是欣喜若狂,好像这是平生遇到的最幸福事情。目送着红衣斗士一干人离去后,就迫不及待的围住了躺在地上的魔铃。其中一个说道:“嘿嘿,连狄布大人都没有一睹的芳容,马上就要被我们看到了。”

  另一个说道:“就让我们来检验一下你这个处女座的圣斗士是否属实吧,哈哈。”

  而受伤严重的魔铃此时却对这些蝼蚁没有一点办法,整个处女星宫,从神话时代开始首次出现了如此萎靡的声音。使得远在雅典娜神殿靠心眼在观察圣域一切的瞬焦急万分,眼见星矢的师傅,白银圣斗士天鹰座的魔铃将被侮辱却无能为力。忽然他看到处女星宫里划过三个健美身影,感到一股亲切久违的小宇宙,这不是敌人,是援军!

  处女座的星宫中,正当鄙贱的黑衣斗士要对魔铃动手动脚的时候,三个矫健的身影站在了他们背后。

  ©2017果壳网京ICP证100430号京网文[2015] 0609-239号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网站统计